傲雪游戏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留言板  
想了解更多傲雪游戏动态?    新浪微博

腾讯微博

百度贴吧
  首页  作品展示   傲雪新闻  游戏资讯  玩家反馈  大杂烩  联系我们   资助我们   留言板  牛魔网  爱锋发码网

   游戏资讯
 
戏说暴雪:为什么会觉得暴雪游戏不好玩

发布日:2012-8-21 访问量:2041
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人人

文 / 佛萼千草

引言:「旺达与巨像」是个奇妙的游戏,广阔的地图上一个杂兵都没有,全程,就是打N个BOSS,然后游戏结束。那么大的地图为啥不设杂兵?制作人就说了,为啥要有杂兵?这就是敢做别人不敢的创新。结果是游戏体验非常流畅。而WOW十字军试炼副本一样没杂兵,却变成刷装备的快餐副本,臭名昭著。为什么会这样,仅仅是游戏类型的差异吗?
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暴雪,何以为战?

最近我是不是过度夸大了暴雪的一分失败而不提九分成功,导致若干朋友误会我是暴黑,这不对。暴雪最近常让玩家失望,并不无辜。在蒙骗玩家这件事上,有太多厂商比暴雪更善于以次充好,而我之所以单寻暴雪的不是,闭口不提那些更什么什么的奸商,是因为死了的猪,我拿开水去淋它,你觉得它慌吗。

那,暴雪慌吗?

说网络:天命所归,时代所指

暴雪慌,慌得每款游戏都在赶工;玩家怨,怨游戏越来越不好玩了。

游戏为啥不好玩了?这是我第三次设问。「上篇 魔兽世界怎么了」谈游戏玩家的变化,人不和;「中篇 谁杀了迪亚波罗」谈游戏开发者的变化,地不利;按惯常设定,轮也轮到谈天时了。三国时有个大忽悠叫刘备的,一辈子忽悠了很多人,却被一句话忽悠了一辈子:天时不如地利,地利不如人和。这句尽人皆知的谶言最后成了尽人皆知的国际玩笑。天时最重,天命所归即是时代所指,时代的浪潮不可阻挡,能吞没所有玩家的固执、厂商的恋栈。

今天,时代已从单机过渡到网络。这种变革,不是一个名词到另一个名词的空洞替换,我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习惯都彻底被改观。网络时代,是搜索、是在线、是联机、是云;也是论坛、是google+、是twitter、是非死不可。当游戏再也不是一个人悄悄的干活,玩家对游戏的要求又怎能不变,游戏又怎能不变。


Warcraft 2 Battle.net Edition(魔兽争霸II战网版)包含两个版本Warcraft 2: Tides of Darkness(魔兽争霸II黑暗之潮)和 Warcraft 2: Beyond The Dark Portal(魔兽争霸II黑暗之门)。

在脑袋被股东玩坏之前暴雪是很敏锐的,FPS游戏Doom(毁灭战士)率先展现联机对战的魅力,随后暴雪新作WC2(魔兽争霸II)也实现联网,仅比开RTS联网先河的CnC(命令与征服)晚了小半年。自WC2始,暴雪之后所有游戏都附带网络功能,这也是第一代战网battle.net的起点。这是1995年,大陆玩家对这一年的记忆多是「仙剑奇侠传」,两个时代,此刻正隔海相望。

但,网络时代的游戏,就是把游戏接上网络这么简单?

领先一个时代的暴雪,在网络时代又做了什么?

说找人:玩家在变得更聪明,还是更懒

RPG世界里我们一直在找人,恰似万维网诞生起我们就拿它搜索。能同时证明这两点的,就是每逢WOW加入新内容,网上搜索频率最高的一定是“XX在哪里”。

那些有钱有闲向往大自然的军需官、商人、训练师,鼹鼠似的藏在郊外各个旮旯,让无数先烈找得泪流满面。生命中最难忘的就是那些带路党,我曾被领着七拐八绕找上烈日石居的高级附魔训练师,带路的大姐头笑说,就算知道这个背时家伙躲在这里,没人带也找不上来。发现这样躲猫猫的NPC每次都让我惊喜,也被我用来跟更新的新人炫耀,但,也就到此为止。同样招数第二次就没用的不止圣斗士,在论坛都标红“请善用搜索功能”后,找人什么的,已经没包袱好抖了。大量NPC因此被藏进副本。每个40级玩家都知道附魔大师在奥达曼,可不组队就去不了。这一度很有趣,但在等级高到足以单刷时,就只有麻烦。那些为冲技能抱着材料一趟趟跑副本刷存在感的往事,不忍再提。存在感过剩的还有冰冠城塞军需官,他就在副本门口,里面门口,不组团甭想刷脸。我一直不太明白这图个啥,估计暴雪也是二到深处覆水难收,后来他们在火焰之地副本大门内外各放了一对军需官。


游戏好不好玩只取决于游戏性,而真正能让人感念一生的却总是和游戏性无关的东西。比如那个手持国王护卫者护卫国王的背影。

大灾变后训练师们爽朗地直升大宗师,沙塔斯的书柜都没幸免,这时我们又难免怀念跑副本的日子。其实我一直认为黑翼之巢源质锭大师克里希克才是GTO中的CEO,身怀绝世神功,混迹怪群之中,传授特殊工种,又写教材又当民工。既有难度又有深度,最后随时代结束,活得像个传奇。如今这样的NPC已变成图纸。

暴雪也看出来,已无法阻止玩家知道,也无法让他们再思考。网络面前传统找人没有秘密,没有惊喜,只有烦人的跑路,和烧点卡的抱怨。玩家集体伸手党,一遇难题便点开网页唤出谷哥度娘零式。把NPC藏得再好,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坐标,暴雪决定,让坐标也跑。

凄凉之地一人一熊请玩家看会飞的科多兽已成经典,纳格兰顾问佐尔布也有了三窟,至于稀有精英则全体遵循定时刷新满地瞎逛的作息,藏不住的人儿纷纷走着。我曾腹诽心谤他们只会玩计时刷新,WOW的天气系统和真实时间都没用上。没想到MOP里面竟真用上了,新稀有不再光死一个刷一个,有的昼出,有的夜行,有的只在特定日期出现,甚至天气都有影响。Pokemon(口袋妖怪)闻讯头顶苍天,决定就是你了!

能真正难倒网络时代玩家的,只有另一个玩家。每个人都同样全知全能,在网络面前,人与人之间没有距离。FPS和RTS不必说,连mmoRPG也越来越强调PVP。我们知道屠城的难度仅取决于对方守城玩家的人数和决心,所以国王护卫者的故事才会那么动人。

人心更加复杂,游戏却在变简单。

说难易:游戏越来越易,玩家越来越蠢

有的人,而且不在少数,认为暴雪的颓势始于SC2(星际争霸2)。D3(暗黑破坏神3)被打成筛子那几天,有人直言D3甚至还不如SC2,SC2至少敢说自己是3D版的SC,D3则不能。好个“甚至还不如”,我为SC2一大哭。

SC2和D3的情况有根本的不同。SC2初期销售很失败,D3则是开张大卖。但D2死忠喷D3,是D3确实把MF系统做砸了,导致endgame一塌糊涂;而SC死忠黑SC2,是因为SC2树立了自己的风格,自成体系。换言之,在游戏品质上,SC2评价甚高,它非但不是滑铁卢,反而是中流砥柱,是正统RTS (Real Time Strategy 即时战略)游戏中硕果仅存者,也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,卖出接近1000万套。最近几年来,唯有SC2能做到这样。这是一款真正暴雪水准的续作,甚至不少玩家认为,在对战上SC2完全超越前作。它凝聚着传统暴雪的不妥协,不向如今大行其道的MOBA(Multi Online Battle Arena 多人在线对战竞技)低头,坚持RTS的正统。SC2或许暂时对不起股东,但完全对得起老玩家。


趋难也好,趋易也罢,只要是游戏,反复玩,终归会腻,这就是边际效应。暴雪一直在与之战斗,这也是他们的成功之处。求新,求变,可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容易。

SC2之殇,基于RTS整体的没落,还因为battle.net。前面说过暴雪战网始于1995年的WC2,18年,杨过能等来小龙女,战网也连通全球(天朝除外),这个霸气侧漏的宇宙终端果断坑了SC2。RTS的式微无非一个难字,入门难,玩好更难。SC2直接上战网,和联众浩方又不同,让低玩却步,让新手出门,没人愿意这么丢人。而MOBA的取而代之正是因为一个易字,上手易,跟着别人一阵乱打,慢慢就会了。lol(英雄联盟)正是藉此吸引了大量女玩家,她们是极少接触对战游戏的新血,被RTS的难度拒之门外,却被MOBA引进门来,又反过来影响了更多其他玩家。RTS玩家感叹,从Dota到lol,岁月逆流成河,玩家越变越蠢。

蠢是不然,只是越来越不爱动脑子,网络不断吞噬着人们的独立思考能力,复杂的解密和大型的迷宫都销声匿迹。生活越来越难,游戏越来越易,有朋友常敲打我,你得记住网友都是来找乐子的。网上游走的除了骂客,就是嫖客,作为媒体只能跳起来惹骂,或者跪下去求嫖。在自暴自弃之余又带点看破红尘的小清新,类似某些厂商做草包游戏的思路。端出来一大包,打开全是草,这是把玩家当牲口。嫖客不是为端正思想来的,玩家也不用游戏提升修养,他们要什么就该给什么。但,好像哪里不太对?

买家都爱便宜,可卖家也不能白送,得让他掏了钱还觉得便宜,这就需要商家来引导。玩家同样需要游戏开发者的引导。玩家想通关,就得使他在历尽曲折后觉得不虚此行,而不是送他付费激活的通关存档。我上次说玩家其实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样的游戏,这话严重add引了大量的怪。玩家之所以是玩家,而不是开发者,重要属性之一,是玩家只知道游戏该怎么玩,好不好玩,而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游戏好玩。如果能做到,那就不再是玩家,是冰蛙。

如今厂商为赚钱一味迎合玩家,认为游戏无脑化玩家弱智化已成定局,却冷不丁被打脸。最近米国本土DOTA2的风头渐渐压过lol,因为DOTA allstar玩家们终于嫌lol简单过头了。这让人啼笑皆非,又若有所思。假如这是难易轮回的下半段,当简化游戏积累了足够受众,旧游戏的根基还在,也许还有回归难度的一天。所以我很是期待着HOTS(虫族之心)。

说得失:抉择时刻,取舍之间

好莱坞电影有投机迎合影迷的,也有走偏门让观众耳目一新的,这是其长盛不衰的关键,创新与尝试。相比之下,游戏业反而战战兢兢,都怕创新,都怕搞砸。日本这样,纱布了JRPG;美国这样,暴雪被架到炉子上烤,使其每次尝试都如履薄冰。

D3游戏体验很糟糕,究其原因,竟和SC2如出一辙,又是battle.net这个大杀器。D3被做成需全程联网的online game,自开服起Error无穷lag不止,严重破坏开荒体验,对后期HC的影响更加致命。直到玩家已大量流失的今天还卡得忘乎其形,让很多玩家百撕不得骑姐:暴雪,最强大的网游公司,竟把个小房间网游做成这幅德行?


恨铁不成钢的玩家们在痛骂D3时也不妨记得这么一句话:在一个时代里被否定的东西,在一切时代中总有其肯定。

和WOW不同,D3做成网游后把AI数据存放在服务器端,只要源代码不泄露,反向编译都难。这就彻底杜绝了私服和单机盗版,因为客户端数据不全,能让游戏动起来的部分都在暴雪那儿押着呢。这本是极好的革新,但暴雪同时想做RMAH(现金交易所),就决定D3只能做大区服务器。不像游戏AH,数据出错可以直接改回来,现金流结算要出错暴雪也怕赔不起,他固然有钱,但玩家更有钱,那么多玩家堆上来,足够压死好多个暴雪。于是全美洲打包成一个区,服务器君表示要笼罩那么大片地方着实压力山大,即使用CDN缓解数据传输,也不能解决并发数,不卡简直天理难容。还有排队,以前多点服务器,玩家换服就能平衡压力。如今都挤在一处排,占服务器资源,资源占光了就连接错误,各种报错一起涌现。想来那些日子,暴雪DBA们死一百遍的心都有了。

在流畅度和RMAH之间,暴雪选择了后者。玩家们为此痛心疾首,大骂暴雪为赚钱节操碎了一地。我也想说暴雪连自己内网的AH数据传输都经常出错,还搞毛RMAH。但商人赚钱的诚意毋庸置疑,暴雪铁了心打造战网的宏愿也不容怀疑,这是网游运营方式的探索,更是全球战网计划的一部分,这样的尝试并无过错。 面对两难的困局,暴雪做出了自己认为对的选择。骂,是因为我们所看到的失败,但失败并不一定等于错的,而适应时代的努力,绝不该挨骂。

骂暴雪同时,玩家一直过度神话北暴雪,将其声望被动刷到崇拜。但D2在他们手里其实只能说普通成功,大受好评都是在总部接手之后。此后北暴雪经历Flagship(旗舰)到Runic Games(符文游戏)三段变身,却从未做出任何一款完全原创的成功游戏,从未。原创的不成功,成功的不原创。Runic Games直接以fate发家,即Torch light(火炬之光)。他们真能做出更棒的D3?

更好的D3是什么样子,其实玩家自己也没概念。指出现有的错误很容易,喷也容易,但几乎都是基于和D2的对比。就算真的做个3D版的D2,无疑还是失败。仅以MF为例,有人觉得暗黑就该是打宝游戏,有人觉得光打宝得蛋痛到什么地步。而对暴雪来说,这又是个比较得失决定取舍的抉择。要么像SC2做成新体系,流失老玩家,要么就老老实实做D2+1,接受用户群萎缩的预期。可暴雪想什么呢——结识新朋友,不忘老朋友,两全其美不是更好么?

暴雪啊……图样图森破,sometimes naive!

说更替:留得住人的世界

无论过去曾经多么美好,走,只是因为这个世界不再属于你,并不是它辜负了你。如果觉得这个说法太文艺太肉麻,那还有个简洁的说法就是:爱玩玩,不玩滚。

暴雪一直想开个百货公司,卖针头线脑,也卖兰博基尼,顺便还卖斯坦威。这样的百货公司存在吗?商品经济不发达时可以,我朝开国那会儿大家都只能上供销合作社扫货,不是垄断,是东西实在太少。这并不公平,那些经典电影、经典电视剧、经典漫画、经典游戏就这样蛮横地霸占了旧时贫乏的心灵,让我们日渐博识的大脑,对那些后来者创新的努力视而不见,对所有改变横挑鼻子竖挑眼。

WOW玩家无限眷念60年代,不若说是怀念第一次踏上艾泽拉斯的感动,初恋永不可再。于是旧地图、旧任务、40人raid,所有能代表那个时代的,便都成了好的。40级前的11路,40 raid的苦乐不均,副本弃儿的三大之旅,在回忆中也只淘澄下美好。他们好像鲁迅笔下的九斤老太,总是唠叨一代不如一代。


WOW一直在为抗拒边际效应而努力,旧模式在WLK结束时就到头了,Cata是推倒重来的契机,但暴雪把太多精力浪费在了旧地图的重制上,对游戏本身的改革却功败垂成。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新的舞台选在潘达利亚,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,也是新纪元的开始。

Raid这个形式无疑曾是经典,让多少玩家上游戏比上班还积极,因为玩家总切实感到,自己不再属于自己,是团队的,是40个人的,不可因私废公,即使老婆上街买黄瓜也要挣扎上线。Raid空前成功,似乎牢牢将玩家留在了游戏内,但这是错觉,玩家不是被留住,而是被捆住。游戏毕竟是游戏,让玩家长期受缚的结果,是一旦狠下心不raid,连上线都懒得上。这值得反思,做游戏的总千方百计骗玩家上瘾,巴不得玩家一天48小时都在玩。可这就好比一个开饭店的,一心一意想把顾客胀死,这总是很诡异的一件事情。

后来暴雪苦心孤诣培养出玩家做日常任务的习惯,这已是SNS(社交网络)游戏的套路:不求朝朝暮暮,记得回家看看。这表示大家都认命了。网络时代的玩家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浮躁,这源于资讯获取方式的变革,信息爆炸,而且免费。文章长了没人看,图片不闪没人看,费脑子的没人看,讲道理的没人看,大家都忙着呢,忙什么?玩游戏也是如此,太轻易放弃,太轻易流失,而暴雪已经被光辉伟业架得太高,也想变革,股东不许下来。某些玩家更有一种空虚的优越感,好像他们玩WOW玩SC2玩D3只因为那是世界第一的网游、世界第一的RTS、世界第一的……而不是因为爱这个游戏。这是世界第一病,是传染病。

游戏公司的气质往往影响其玩家。像EVE的原则就两条:这世界是你的。爱玩玩,不玩滚。因此聚集一群为数不多却死忠的玩家,这很像早期暴雪。现在的暴雪玩家很傲娇,但有变故便气冲牛斗拂袖而去,或者和得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少女一样,最开始的时候总是宁死不屈地受辱,等玻璃那些渣略施小恩小惠马上感激涕零,主动开腿——这形容好像很掉节操?可这难道不是事实吗?国产网游更甚,多少玩家是一边骂着一边往里面砸钱的,江山代有傻多速。

其实,如今想凭一个游戏留住所有人已绝不可能。Space Invader(太空侵略者)那时可以,但它根本不需要25个日常,玩家也会赖着不走。而现在,任何游戏想留住大多数人都是奢望,谁都只能老老实实吃自己碗里那份。暴雪有权在亲硬核玩家还是亲休闲玩家中选择,他们也必须做出选择。同时,玩家也要做出自己的选择,你要的世界在哪里,会不会就是这里?

为什么大家都爱喷暴雪

雷军说,乔布斯不死,国产手机没有机会。

魔兽不死,其他网游没有机会,对所有游戏厂商来说,喷死暴雪是大势所趋。一些堪称WOW hater的玩家,将每一个可能击败WOW的mmo视为WOW killer,大力吹捧。而每逢动视暴雪财报有玩家下滑的消息,游戏媒体更是洋溢着一种精虫上脑般的热烈亢奋。

这,或许不单是树大招风。

前几天刚看到COD狂卖1200万套,紧接着就得知电视游戏软硬件和周边销量连续第八个月下降,整体销售额下降20%,TVG市场在迅速萎缩。这就像上次说的,寂寞没有高手。当整个蛋糕越来越小,单独哪家厂商做大,毫无意义,反而死得更快也不一定。因为这个类型的游戏被它做到了极致,太过成功,其他厂商闻风丧胆转投其他,也带走了玩家。比如有人就觉得是暴雪做死了RTS和mmoRPG,就好像奥运会一再被削减金牌的乒乓球。

玩家长太息、常掩泣:暴雪已经不是从前的暴雪了。

当真?

Planescape: Torment(异域镇魂曲)中曾是大美女的Ravel(解密者)被The Nameless One(无名氏)的前身欺骗了感情,她变成巫婆向遇到的每一个人问同一个问题「What can change the nature of a man? 什么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本质?」Ravel永远得不到满意答案,她甚至在开口回答之前就把人杀掉,因为她要的根本就不是答案,而是那个人本身。

你要的是答案吗?



怎样的游戏算成功?在一个时代里征服所有人,或在所有时代里征服一部分人,二者得其一,都无愧成功二字。要求暴雪在所有时间征服所有人,否则就算失败,那是逼其永恒。永恒未必,肯定永垂。The Nameless One的另一个化身Fall-From-Grace(失宠)说过「Time is not your enemy, forever is. 时间不是你的敌人,永恒才是。」


下一篇: 上一篇:
 

  网友评论

暂无评论
  我要评论



昵称:

验证码:

评论:  

 

  更多资讯
  工大与《工大历险记》及其它

人民日报评论员随笔:让游戏多些“天使”成分

傲雪新作【横店英雄传】发布

这些流行的红白机游戏使用了哪些世界名曲

如果鲁迅知道阿Q们在鲁镇打僵尸,会是啥反应

【鲁迅群侠传】下架说明

【鲁迅群侠传】籽岷视频评测

鲁迅:未有天才之前

触乐网:写给《鲁迅群侠传》

关于【鲁迅群侠传】的四个故事
 

  最新评论
  很可惜,安卓版受限于国内政策,短期内无法上线。
——tormoo

安卓版什么时候能上线啊?
——枫舞九天

能不能設計多點金幣或鑽石的活動或方法?
不然等金幣要花太久時間,都忘記開遊戲了

——高

真好玩
—— 党东哥

上访大妈能加血
——太

上访大妈能加血
——太

上访大妈能加血
——太

上访大妈能加血
——太

此Bug现已修复,请大家放心下载畅玩!
——Tormoo

您好。傲雪系列游戏无法显示中文的问题,这是由苹果公司新版iOS9系统对语言特性作了重大修改引起...
——Tormoo
 

 

 

  © 2003 - 2012 傲雪小组版权所有 〖 浙ICP备05043623号